首頁調查正文

追蹤羅靜案:直擊投資者談判現場 神秘第三方替湘财證券接盤

作者:帥可聰 陳鋒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8-13 15:05:20

摘要:在羅靜被刑拘一個多月後,風波仍未平息。

追蹤羅靜案:直擊投資者談判現場 神秘第三方替湘财證券接盤

8月9日下午,20餘位投資者在湘财證券北京辦公地點與湘财證券多位高管進行溝通。站立者為湘财證券副總嚴穎,正在向投資者解釋兌付方案。攝影/帥可聰

華夏時報(caifu38280.cn)記者 帥可聰 陳鋒 北京報道

“你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一位六旬老太情緒激動,在湘财證券一位工作人員及投資者的幫助下,手指顫抖的緊急服下了速效救心丸。這一幕發生在8月9日下午,20餘位投資者前往湘财證券位于北京太平洋保險大廈的辦公地,與湘财證券負責人進行了溝通,湘财證券方面多位高管出席。《華夏時報》記者也以投資者身份參與了這場溝通會。

“我們負責這單具體業務的員工,他有外國國籍,随時可以跑。随時可以不負責任地甩開這個事兒不管。他自己親姐姐都買了這個産品300萬。30多天過去了,如果我們内部人有問題,該抓的早抓了,該跑的早跑了。”當天湘财證券一位負責人對投資者表示。

據悉,湘财證券就因羅靜案踩雷的資管産品于近日推出了“3322”兌付方案,引入了神秘第三方接盤涉險資産。即通過兩年半的時間分四次兌付本金,比例依次為30%、30%、20%、20%,并于最後一次兌付時補貼2%的利息。不過,這份兌付方案遭到許多投資者反對。

“傻白甜”踩雷羅靜案

今年7月5日,博信股份(600083.SH)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兼董事長羅靜于6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刑事拘留,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此後有消息稱,羅靜以大量應收賬款質押向金融機構融資,但資金鍊斷裂,被金融機構以經濟詐騙為由報案。

在羅靜被刑拘一個多月後,風波仍未平息。湘财證券、雲南信托等金融機構因發行資管産品、信托産品向羅靜提供融資,如今難以收回,而深陷泥淖。購買這些産品的投資者也受到牽連。

“遇到了意外踩雷的事件,公司管理層第一時間成立了事件領導小組和6個工作小組。注冊地公安部門在最短的時間内正式立了案。截至目前,經偵工作尚未結束,底層資産的真假一切以公安機關偵破的結論為準。”8月9日,湘财證券副總嚴穎在溝通會上向投資者表示。

《華夏時報》記者獲悉,湘财證券旗下有三隻主動管理的金彙系列資管産品踩雷羅靜案,涉及資金規模為5.569億元。此外,湘财證券代銷的雲南信托超過10億元的雲湧系列相關産品,也一同踩雷。

談及此次踩雷,嚴穎在溝通會上稱,“我們是傻白甜踩雷了,騙子手段太高明。”

據悉,湘财證券踩雷的産品包括湘财證券金彙25号、26号、27号集合資産管理計劃,三隻産品的托管人均為光大銀行。據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備案信息公示,金彙25号已于2019年8月8日到期,金彙26号、金彙27号到期日分别為2019年8月24日、2019年9月21日。

《華夏時報》記者獲得的金彙25号資管合同顯示,該集合計劃投資廣州承興營銷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廣州承興”)應收賬款系列産品,産品資金用于受讓廣州承興或其全資子公司因銷售貨物或提供服務所産生的的應收賬款債權。其債務人為符合條件的大型央企或上市公司,通過與融資人簽署“應收賬款債權轉讓及回購合同”、與債務人簽署“應收賬款債權轉讓通知書”等法律文件,并在“中征應收賬款融資服務平台”登記公示的方式作為保障措施。

合同還顯示,應收賬款的第一還款來源為債務人到期還款,第二還款來源為融資人對應收賬款履行差額補足義務及回購義務。廣州承興的法定代表人、實際控制人羅靜同時提供個人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3322”兌付方案

“‘3322’方案是竭盡全力的方案,傾注了公司最大的能力。”嚴穎在溝通會上表示。

記者獲悉,對于主動管理的踩雷資管産品,湘财證券近日推出了一份“3322”兌付方案,即在大約兩年半的時間裡分四次完成兌付,比例依次為30%、30%、20%、20%。這份兌付方案被視為一次債權轉讓,在第四次兌付時還将補貼2%的債權轉讓收益,彌補投資者的利息收益。

《華夏時報》記者獲得的一份《湘财證券金彙25号集合資産管理計劃财産清算時間表》顯示,投資者收到第四次清算款即表示投資者持有的集合計劃份額全部清算并交付完畢。

在8月9日下午的溝通會上,嚴穎多次将上述兌付方案稱為“割肉”。“用2年半的時間給大家把金彙的本金拿回來,貼了一個微少的利息(2%)表示歉意。真是割肉,如果再讓我們讓步,公司就休克了。”嚴穎說。

嚴穎表示,湘财證券将根據公安機關的經偵結果拿起法律武器,如果通過法律武器拿回的收益大于投資者所得的收益,将全部返還給投資者,歸還投資者應得的收益。

不過,這份兌付方案并未讓所有投資者滿意。有投資者當場提出,兩年半的兌付時間太長,首期兌付比例太低,應當修改成如“532”之類的方案。也有投資者表示,家中急用錢,可以不要利息,希望盡快歸還本金。

這份兌付方案僅針對于湘财證券主動管理的金彙系列産品。湘财證券代銷的雲南信托管理的雲湧系列産品,目前尚無兌付方案。嚴穎在此次溝通會上向投資者表示,湘财證券高管在緊鑼密鼓的與雲南信托方面溝通,催促他們出解決方案。嚴穎還稱,“雲南信托是主動管理方,必須承擔主動管理方的責任。我們的方案就是給他做了一個榜樣。”

另外,投資者被要求簽署确認函也引發了不滿。《華夏時報》記者獲得的一份清算方案确認函顯示,投資者若同意“3322”兌付方案,需承諾不再通過向湘财證券提起訴訟等方式進行索賠,亦不再向有關監管部門、自律組織、媒體投訴、舉報,以緻損害湘财證券聲譽。

神秘第三方接盤

值得注意的是,這份兌付方案還引出了一個神秘的第三方。

上述清算方案确認函載明,鑒于集合計劃底層資産融資方的實控人兼擔保人羅靜被刑事拘留,相關案件正在調查受理中,基礎資産已逾期。湘财證券作為負責任的金融機構,積極履行社會責任,現将涉險資産轉讓給第三方機構,目的僅限于保護客戶本金不受影響,轉讓款分四次支付,同步集合計劃分四次清算。

這個接盤涉險資産的第三方機構是何方神聖?湘财證券方面沒有對此披露。溝通會上,湘财證券董秘周衛青在向多位投資者解釋時提到,“3322”兌付方案是通過“資源互換”得來的方案。

記者當天還以投資者身份向湘财證券一位李姓高管追問了有關接盤第三方機構的問題,這位李姓高管稱“我們是花了資源的”。在回答記者“大家不相信這個時候還有第三方接盤”的問題時,她說“那你想是什麼樣的三方,那你就懂了嘛。”她還表示,“你就放心吧。我們能做出這個方案,現在就跟羅靜沒關系了,我們對這個事情負責。”

《華夏時報》記者以投資者身份向周衛青了解第三方機構身份時,他表示,“打比方就是我們認識一個大哥,他有資金,以後我們把這個再算一算。”

值得一提的是,當日參與溝通會的20餘位投資者中有多位老人。在溝通期間,湘财證券方面一位負責人在重申“湘财證券無辜”時,遭到了前述六旬老太的指責。

記者了解到,這位老太投資了100萬元購買相關産品,而這是她家中全部的積蓄,她的老伴還需要這筆錢做手術。在羅靜案事發後,至今她未敢向家人透露此番變故。

另外,針對湘财證券代銷的雲南信托相關産品後續解決方案,雲南信托一位相關負責人向《華夏時報》記者透露,湘财代銷的雲南信托管理的雲湧系列産品,與湘财證券之間的責任尚未厘清,正在尋求各種渠道積極地去跟湘财溝通。由于公安調查等各種原因,直到現在還沒有跟湘财達成一緻,所以雲湧系列産品目前還沒有後續解決方案。到期産品暫時是以展期形式處理。他表示,還是需要等待公安機關的調查結果,把各方的責任都查清楚,然後各方才好談。


責任編輯:呂方銳 主編:夏申茶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