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萊特痛點:多元化擴張後陷虧損迷局

作者:楊仕省 王志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8-12 17:54:29

摘要:債務逾期不斷增多,應收賬款居高不下,貨币資金遠不足以覆蓋短期借款……一場流動性危機似乎正席卷雪萊特。

雪萊特痛點:多元化擴張後陷虧損迷局

華夏時報(caifu38280.cn)記者 楊仕省 見習記者 王志 深圳報道

向陌生領域進軍的水深,廣東雪萊特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雪萊特”)對此深有體會。

債務逾期不斷增多,應收賬款居高不下,貨币資金遠不足以覆蓋短期借款……一場流動性危機似乎正席卷雪萊特。事實上,情況還不止于此,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柴國生同樣債務壓身。

對此,《華夏時報》記者書面采訪雪萊特,其相關負責人未作太多解釋,僅希望記者“持續關注我司發布的相關公告”。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向本報記者分析認為,雪萊特客戶賒欠貨款,可能是客戶自身資金也沒回籠。對于企業來說要管好流動性,不要光顧着開拓市場,款又收不回來。如果這樣的話,上市公司開拓的市場越大,不良應收賬款就會越多。上市公司應該認真對待這個問題。

流動性危機

8月6日,雪萊特發布《關于追認為控股子公司提供财務資助的公告》。該公告顯示,截至2019年7月31日,雪萊特向全資子公司富順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富順光電”)、全資孫公司福建銀福節能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财務資助分别為20701.65萬元、1566.3萬元。

就在發布上述公告5天前,雪萊特另一份《關于部分債務逾期的公告》顯示,截至2019年7月30日,公司及子公司債務逾期本金共計2.053億元,相關逾期債務涉及尚未支付的利息、違約金和罰息合計約為1286.39萬元,兩者共計2.18億元,占雪萊特2018年經審計淨資産的44.49%。

兩個半月前,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逾期債務僅為1.21億元。不難發現,雪萊特的逾期債務在不斷增多。

富順光電在這場債務逾期中難辭其咎,甚至可以說是禍起于它。

雪萊特充電樁業務主要由富順光電運營。2017年該業務曾實現收入2.21億元,在上市公司營收中占比21.53%,但這些收入都是以賒銷形式确認。據上市公司對2018年年報問詢函的回複,截至2017年末富順光電形成的充電樁客戶應收賬款2.6億元,到2019年6月該業務應收賬款有3.89億元未能按計劃回籠。

“自2018年初起,下遊充電樁運營商受到宏觀環境等影響,資金短缺,難以回款。雖然賬期未到,但收回風險加大。”雪萊特在回複年報問詢中如是表示。

事實上,在2017年充電樁業務銷售大好的情況下,2018年富順光電還提前采購了大量的充電模塊作為戰略備貨,該部分原材料存貨占用了上市公司大量流動資金。去年,雪萊特已計提了2.05億元的存貨跌價準備。

不幸的是,上述存貨将會繼續減值。據雪萊特于8月1日對問詢函的回複,避免富順光電繼續消耗流動資金和新增虧損,已對其進行了停産安排。而這一切源頭都是來自巨額的應收賬款,進而富順光電資金鍊也出現斷裂。對于富順光電來說,部分債務逾期無疑是雪上加霜,直至停産命運到來。

有趣的是,2017年11月富順光電與福建元隆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簽訂了一筆數值為1.5億元的《購銷合同》。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富順光電都未出貨。對于這筆買賣将如何處理,記者已發《采訪函》至上市公司,其相關負責人回複道:“公司高層及董秘近期出差開會,不方便接受采訪。”

應收賬款高企是引發雪萊特這場流動性危機的主要原因。2017年、2018年,上市公司應收賬款分别為5.5億元、4.03億元,相應在營收中占比為53.66%和71.14%。比例之高,也意味着禍患早已埋下。

2019年一季度,雪萊特的短期借款為4.47億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動性負債為0.03億元,而其貨币資金僅為0.55億元,後者與前兩者之間有着3.95億元的缺口。一邊是短期償債壓力的巨大,一邊是債務逾期增多,雪萊特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多元化擴張後的虧損迷局

雪萊特成立于1992年10月,2006年10月成功登陸深交所中小闆,上市第三年便迎來業績大滑坡。此後業績萎靡6年之久,直到2015年才稍見起色,回到了上市初期的水平。

雪萊特文圖1_副本.png

數據來源:東方财富choice

囿于業績的持續低迷,雪萊特在2014年開啟了轉型之路,正如其在該年度年報中所披露“确定了以上市公司平台進行資本投資的發展戰略”。第二年專注于光科技應用業務領域的雪萊特,開始頻頻向陌生領域進軍,先後進入充電樁、無人機、智能包裝設備和锂電池生産設備等領域。

将時間推至2015年1月,雪萊特以“股份+現金”支付方式,作價4.95億元,收購富順光電100%股權。該年12月,富順光電便以450萬元的代價,購買漳州宇傑智能包裝設備有限公司100%股權。此外,2015年5月雪萊特對深圳曼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曼塔智能” )進行了1500萬元的增資,獲取後者51%的股權。

系列收購後,當年上市公司營收便曆經了由4億元到8億元的跨越式增長,業績也迎來登陸資本市場最高光時刻,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0.57億元。對雪萊特自身而言,可謂“無古人,無來者”。

值得注意的是,曼塔智能成立于2014年7月,緻力于無人機系統的研發、生産和銷售。收購前,曼塔智能由柴國生的外甥直接持有90.009%的股權。2015年-2017年,曼塔智能分别實現淨利潤-603.91萬元、-2640.36萬元和-3915.9萬元,虧損持續擴大。

2016年,上市公司發起設立雪萊特産業基金和雪萊特大宇産業并購基金,通過與專業投資機構合作,以股權投資方式布局汽車核心零部件等新興産業。不過,在營運資金十分緊張的情況下,雪萊特于2018年就開始相繼退出,以回籠資金。

2017年12月,雪萊特再次以“股份+現金”的支付方式,作價3億元,收購深圳市卓譽自動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卓譽自動化”)100%股權,以此進入锂電池生産設備領域,這一收購在2018年2月完成。

随着上述收購相繼進行,2016年、2017年雪萊特營收在增加,業績始終沒有迎來新的突破。恰恰相反,2018年雪萊特營收近乎腰斬,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8.34億元,同比暴跌1592.72%。

對于虧損,富順光電占據很大一部分原因。過去一年,富順光電一改之前連年增利的局面,實現淨利潤-3.65億元。卓譽自動化盈利能力也出現大幅下滑,實現淨利潤606.18萬元,2017-2018年僅完成了業績承諾的61.1%。

據上市公司2019年一季度報,雪萊特實現營收0.85億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0.196億元,同比分别下降55.68%和257.39%。

7月13日,雪萊特發布《2019年半年度業績預告》,預計虧損1.3億元–1.95億元。現在看來,上市公司在2014年後開啟多元化擴張之路似乎是錯誤的。

股份被凍結、房産被查封

截至7月2日,雪萊特實際控制人柴國生及其一緻行動人柴華合計持有公司股份2.29億股。其中2.26億股被質押,占兩人合計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98.67%。據雪萊特披露,2018年12月26日至2019年7月1日,質押權人華泰證券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方式對柴國生持有的公司股份進行平倉處置。柴國生被動減持共計1696.79萬股,占比公司總股本2.181%。

但平倉處置并未覆蓋相應債務,雪萊特在《關于控股股東部分質押股票被違約處置的進展公告》中表示,部分股份可能會繼續被華泰證券實施違約處置。

“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在自己債台高築的情況下,如果恰好趕上公司股票看跌,其股票必然會被質權人平倉處置。未能清償部分,質權人與其他債權人還可能要求實際控制人繼續清償債務。這對市場也會傳達出一種非常消極的信号,由于控股股東持股價值不令人樂觀,上市公司業績又不是高歌猛進,那麼它在融資的時候會遭受到銀行、金融機構或是其他債權的冷眼。”劉俊海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上市公司應提高自身的質量、風險管控能力和核心競争力。另外,還得提高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的質量,讓他們能夠對上市公司釋放正能量,别因為個人債務老是拖累上市公司。”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也表示,如果缺少纾困資金介入,大股東自己應該也無法在股價繼續觸及平倉線時阻止被強平。

此外,因債務糾紛,債權人申請财産保全。2018年12月5日至2019年6月27日,柴國生有5818.11萬股被司法凍結。而這隻是被凍結的一部分,上市公司位于佛山的多處房産已被債權人申請查封。

對于被凍結股份、被查封房産,雪萊特在公告中表示:“存在被司法拍賣償還債務的可能”。

今年3月以來,上市公司曆經了獨立董事、監事、内部審計負責人、證券事務代表和副總裁的離職。而柴國生萌生離職的想法卻在這些人之前,2月24日他遞交了書面辭職報告。因債權人對雪萊特債務的擔憂,3月6日柴本人便收回辭職報告。

離職未遂的柴國生能否帶領雪萊特度過此劫,确實有待時間和資本市場來檢驗。

見習編輯:李茜楠 主編:秦嶺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