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标簽

首頁地産正文

樂伽公寓爆雷 長租公寓一年半爆掉23家 留下房東與租客難題無解

作者:李未來 徐玉倩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8-13 01:21:48

摘要:“躲過P2P爆雷,沒躲過這個(樂伽公寓)。”樂伽房東小黃在維權群感歎道。

樂伽公寓爆雷 長租公寓一年半爆掉23家  留下房東與租客難題無解

華夏時報(caifu38280.cn)記者 李未來 實習記者 徐玉倩 北京報道

“躲過P2P爆雷,沒躲過這個(樂伽公寓)。”樂伽房東小黃在維權群感歎道。

2019年8月7日,樂伽公寓在微信公衆号上發布公告稱其已停止經營:“近期公司經營不善,無力履行合約。我司已盡最大努力通過各種途徑積極自救,但均未見效。目前我司已停止經營,關閉所有業務,員工大量離職,沒有經濟收入,無力償還客戶欠款。”

早在20天之前,樂伽公寓還曾發布過辟謠跑路的公告。然而,倒閉傳聞在紛紛擾擾近一個月後終成事實,令租客和房東大失所望。

根據天眼查的數據顯示,南京樂伽商業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30日,坐落于江蘇省南京市玄武區,主營業務為房屋租賃管理增值服務及維護。注冊資本為100萬元,實繳資本為15.3萬元,公司的參保人數為363人,實際控制人為姜千。姜千名下還有8家公司,大部分是空殼公司,其中有一家名為南京縱海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還曾申請過“栖兮公寓”的商标。

“長租公寓爆倉,一定比P2P爆雷更厲害。”原我愛我家副總裁胡景晖一語成谶。據不完全統計,近兩年來先後已有23家長租公寓宣告倒閉或被收購,資金鍊斷裂成為懸挂行業頭頂的魔咒。

新表格.png

《華夏時報》記者根據公開資料統計

租客與房東間的戰争

據租客反映,8月2日,樂伽公寓在成都、蘇州、合肥等的多個分部已經人去樓空,業務員紛紛辭職,《華夏時報》記者8月10日上午多次緻電樂伽咨詢熱線均無人接聽。

作為中間人的樂伽公寓“跑路”,将戰火直接引向租戶和房東。

杭州租客趙先生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他通過中介在樂伽公寓租住了兩套房子,一套用于自住,一套用于辦公。自住的房子位于杭州廣博苑小區,是今年7月6日剛簽的續約合同,租期從7月18日至2月17日,房租每月1850元,押金1500元,趙先生一次性向樂伽支付了13450元。如今續住不到一個月,一萬多房租都将打水漂。

2.jpg

趙先生向《華夏時報》記者提供的樂伽公寓收款單

幾天前,趙先生收到自住室房東的消息,稱沒有從樂伽方收到本季度的房租,下周要強制收房。另一頭,辦公室的房東也向他催收房租。趙先生向《華夏時報》記者出示的聊天記錄顯示,房東明确拒絕了雙方各擔一半損失的協調請求,稱8月20日不與其重新簽訂租房合同就将收房。

3.jpg

趙先生向《華夏時報》記者提供的聊天記錄

趙先生是河北人,目前在南京創業。他自稱創業之路多舛,公司面臨倒閉,個人賬上隻剩不到三千元,無力負擔二次房租。

實際上,趙先生說他所經曆的催款方法已經算比較溫和的了。記者在維權群裡看見有不少租客自稱被房東斷水、斷電甚至更換房鎖,從而被迫搬出公寓。趙先生說,自從8月7日樂伽發布破産公告裡提到“對房東、房客同時要求解除與我司簽訂的房屋租賃合同的,我司無條件同意”後,許多房東就默認房子已經回到自己手上,此時房客就處于極其被動的地位。

其實,感覺委屈的不僅是租客,許多房東也成立了維權群,“我們也是弱勢群體,還要還房貸。”據悉,有一部分房東是靠着每月收到的租金來還房貸,而自從三月起他們就再未從樂伽方收到過房租,同樣面臨着經濟壓力。

成都房東小靜告訴《華夏時報》記者,房客的租期還有八個月才到期,目前她已同房客達成雙方各擔一半損失的協定,也就是說未來的八個月内,房客隻需支付四個月的房租。對于剩餘租期時間較長的房東而言,這樣的解決方法顯然損失頗重。但是,小靜表示這也是無奈之舉,此前有其它房東經曆過強制收房後發現家中名貴家具不翼而飛的情況,她害怕再不退讓租客會弄壞家中設施 “我的損失也大得很,還是想着算了。因為我的房子是新的,家裡所有家具、電器都是新的。你到時強行把房子收回來了,但是東西都給你搞爛了。我們想着舍财免災。”

在維權群裡,《華夏時報》記者看到了房東做出一些的維權攻略,比如先強勢斷水斷電,然後再找房客協商解決;斷水斷電之前要和物業串通好,确保物業不會再重新打開;如果房客拒絕協商就直接換鎖等等。

殘局如何收場

樂伽宣布倒閉之後,總部及分公司所在地的相關部門均做出反應。8月5日,西安市住房與城鄉建設局發布《關于租賃房屋時的風險提示》,提醒市民要選擇信譽高的租賃企業,警惕采用“高收低租”模式的企業。

8月8日,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産局發布公告稱“為妥善化解樂伽公司租賃合同糾紛,幫助樂伽公司切實履行企業主體責任,我市相關區政府按照方便客戶、屬地調處原則,組織司法局、人民協調委員會、律師事務所等第三方機構,在轄區設立調解服務點,為南京地區樂伽公司客戶提供糾紛調解和法律咨詢。”同時,公告還提到南京市住房租賃協會推薦我愛我家、自如、銀城千萬間公寓、青客公寓和南京市房屋置業擔保有限公司五家企業參與協調服務工作,并在協商一緻的基礎上提供居間代理、促成重新成交房屋租賃關系等服務。

《華夏時報》記者緻電南京建邺區接待點,接待點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南京市沒有統一的協調流程,各個區有自己的安排。建邺區的調解員全部是政府人員,其它區可能還有中介機構參與協調。

據從南京江甯區調解點返回的租戶小唐向《華夏時報》記者反饋,江甯區是由政府人員和中介分開調解,“政府的人一個房間,中介一個房間,多數人都是找政府人員調解。”小唐找了政府人員進行協調,希望和房東平分損失,但是雙方意見不合調解失敗。小唐說她争取本周和房東達成一緻意見,并提出建議:“我也有認識的人調解了幾次才成功的,(如果調解失敗)或者你可以再約一次。”

“我個人認為,平分損失是現在這種情況下最合理的解決辦法了。各擔一半對租期還剩五個月以下的房客房東來講,雙方還有坐下來談的可能性。但是對于那些租期在半年以上,甚至還剩一兩年的租客房東來講,誰能承受的了?”趙先生表示他的剩餘租期較長,房東表明就算去了調解點,也絕不接受平分損失的結果。

财經評論員嚴躍進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南京的協調政策對各地還是有借鑒意義的。政策層堅持“方便客戶、屬地調處”的原則,對于解決長租公寓問題有積極作用。同時從實際情況看,政府也在協調其它長租公寓企業積極參與問題的解決,尤其是提到了“促成重新建立租賃關系”的表述,這是有助于形成相對穩定的租賃關系,防範租賃企業破産或爆雷後問題的擴大。

8月8日,南京樂伽管理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也發布公告,稱與喔客公寓、窩庫公寓、趣居公寓已達成接盤協定,有繼續委托房屋意向的房東可自行與這三家公司聯系。然而,喔客公寓在此之前也被爆出采用“高進低出”的高風險經營模式,許多房東表示不會再信任長租公寓,将通過其它方式處理房産。

4.jpg

樂伽杭州分公司公告

損失最小的是一些通過大中介公司簽約樂伽公寓的租戶。有通過德佑簽約樂伽的租戶表示,中介承諾将因房源審核不過關承擔租戶的一切損失。

長租公寓頻繁爆雷,高進低出模式引質疑

在樂伽公寓宣布破産的公告裡有提到,“我司通過認真反思,深刻認識到公司‘高進低出’的經營模式存在缺陷,已對長租市場帶來較大風險。”

“高進低出”即樂伽公寓用較高的價格從房東手裡取得房源,同時以更低的價格将房源租給租客,以便快速擴張市場。記者在維權群裡能發現,“高進低出”是樂伽公寓普遍存在的情況。

5.jpg

群聊截圖

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分析師楊雅靜對《華夏時報》記者分析了“高進低出”模式的風險性:“高進低出是樂伽公寓以高于市場價拿房,給房東的付款方式按照月度或季度租金付款。以較低價格出租房源,但一次性收取租客半年或一年租金。租客若月付則價格高。這種做法本質要利用資金池來運營。無形中放大杠杆,風險控制敏感性差,一旦企業經營管理失誤,最終會導緻房東、租客嚴重損失。”

無獨有偶,近期另一家慣常使用“高進低出”模式的長租公寓品牌安閑居也于今年7月爆雷。除了“高進低出”,安閑居還使用了租金貸等高風險經營手段。“租金貸具體經營模式簡單來說就是‘拿房-出租-融資-再拿房’的模式來擴張市場,期望形成規模效應。一旦其中一環出現問題,資金鍊斷裂不可避免。” 楊雅靜分析道。

嚴躍進認為防範長租公寓爆雷的風險,可以适當在保證金、準備金等方面落實新的政策。類似資金可以發揮防火牆的作用,這有助于對租客形成保險作用。對企業方而言,則能約束其盲目擴大,進而有成本的概念。類似制度也利好後續對長租公寓資金面的監控,保障企業穩健運營。

近年來,長租公寓行業動蕩不安,行業已不可避免地來到了曆史拐點,楊雅靜預測未來長租公寓發展的方向是:分散式長租公寓在二房東的基礎上發力運營,添加增值服務;集中式長租公寓加強重資産的資産管理方式。從資本角度看,資産管理集中式的可以發揮的空間更大;從市場覆蓋面,分散式覆蓋客群、房屋供給量更大,兩種是不同的業務邏輯和盈利模式。

責任編輯:張蓓 主編:張豫甯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