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評論正文

《中導條約》壽終正寝 美國攪亂國際關系

作者:馬曉霖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8-07 14:45:05

摘要:8月2日,美國正式退出《中導條約》。退約不僅意味着冷戰時代裡程碑式核軍控體系宣告瓦解,還影響中國戰略安全。《美國之音》8月4日評論稱,美國退約能讓美國強化對中國的立場,美國的國防戰略已将中國列為首要目标。

《中導條約》壽終正寝 美國攪亂國際關系

馬曉霖

8月4日,美國退出《中島條約》僅兩天後就揚言将在亞洲部署中程導彈。俄羅斯警告如果美國研制中短程陸基核導彈,它将被迫跟進。中國也強調不會坐視美國在亞太部署陸基中程導彈。各種迹象表明,美國退約意欲将所有力量納入核軍控框架而确保自身超級軍事優勢并維持霸權地位,由此引發的大國軍備競賽加劇和戰略威懾升級将迫使美國的盟友和夥伴選擇站隊,波及它們與俄中兩大國的關系。美國的任性退約及後續行為正在引發國際關系沿着紊亂和失序方向鍊式反應,世界和平前景堪憂。

美國退約重啟冷戰,俄羅斯威脅将以牙還牙

8月2日,美國正式退出《美蘇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導彈條約》(簡稱《中導條約》),俄羅斯同日也不再遵守相關義務。至此,這個象征美蘇緩和的冷戰時代裡程碑式核軍控體系宣告瓦解,世界再次面臨大國軍備競賽與核武威懾的雙重噩夢。

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指責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導緻其失效,并下令國防部、外交部和對外情報局“以最徹底的方式”監視美國今後所采取的措施。他警告說,無論美國制造出什麼樣的導彈,俄羅斯都能研發出足以匹敵的武器。俄羅斯分析家稱,《中導條約》失效後,俄羅斯可能會在加裡甯格勒和俄本土靠近歐洲一側部署更多射程可達北約成員國的彈道導彈。俄羅斯高官也多次警告,一旦歐洲國家部署美國中程導彈和先進反導系統,俄戰略導彈将鎖定相關目标。

《中導條約》于1987年由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和美國總統裡根在華盛頓簽署,規定雙方不再擁有、生産或試驗射程500至5500公裡的路基巡航導彈、彈道導彈及相關發射裝置,降低彼此戰略威懾水平。此後,世界因為美蘇帶頭削減戰略導彈與核武器而進入十餘年的核裁軍“黃金時代”。2001年美國小布什政府退出1972年美蘇簽署的《反彈道導彈條約》,2007年蘇聯繼承者俄羅斯退出降低和限制歐洲軍備水平的《歐洲常規力量條約》,世界核軍控體系逐步分崩離析。

美俄圍繞北約和歐盟多輪雙東擴而重新走向對立,特别是2013年烏克蘭危機爆發後,美國奧巴馬政府指責俄羅斯測試9M729巡航導彈違反《中導條約》,俄羅斯在強調測試該型導彈不違反《中導條約》的同時,反控美國在羅馬尼亞部署“宙斯盾”反導系統構成違約。美俄循環指責并各行其是,最終将《中導條約》送入墳墓。

令人憂慮的是,僅存的美俄裡程碑式軍控協議《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将在2021年走完10年期限,延期希望微乎其微。該條約主要限制雙方洲際導彈、潛射彈道導彈、核轟炸機及核彈頭的部署數量。美國鷹派認為該條約沒有限制俄羅斯的戰術核武器而應加以修改,俄羅斯則強調隻有保留戰術核武器才能對沖美國及北約強大的常規武裝力量。

退出《中島條約》延續了美國近20年的核軍控政策,經曆4任不同黨派總統的漫長曆程,體現了美國保持絕對軍事優勢的整體國策,而特朗普偏愛單邊主義、強調美國利益至上、追求“讓美國更偉大”以及習慣性“退圈”的粗暴做法,進一步将核軍控推到斷崖邊緣。今年4月,美國即退出世界第一個常規武器貿易監控多邊協定《武器貿易控制條約》,已昭告勢必撕毀《中島協議》和《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決心,甚至可能放棄尚未得到國會批準的《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

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必然加劇軍備競賽特别是彈道導彈與核武器競賽,使這兩類武器在全球擴散有可能呈現脫軌之事,進而重塑世界軍事與安全格局,尤其是美俄中三大軍事強國的力量變化,形成冷戰時代曾經出現的核恐怖和大國戰争陰影。更重要的是,大國軍備競賽及美國逼迫利誘盟友選邊站隊,充當美國陸基彈道導彈等戰略武器的基地,給原本複雜的國際關系制造更大困擾和麻煩。

美俄陷入新的軍備競賽乃至對抗無疑将殃及俄羅斯與歐洲國家特别是北約成員的關系。此前,俄羅斯與美國領導的北約圍繞争奪格魯吉亞、烏克蘭等原冷戰前線國家而劍拔弩張,美國以防止伊朗和朝鮮導彈襲擊的荒唐理由向部分新北約成員引入先進導彈防禦體系而刺激了美俄的軍事競賽。特朗普政府一方面敦促北約成員多承擔安全責任,又逼迫它們升級更為先進的“宙斯盾”和“薩德”導彈系統,不僅引發這些國家的内部危機,還加劇它們與俄羅斯的對立,使歐洲面臨新的熱戰前景。

美國劍指亞太,中國警告将被迫反制

《中導條約》存廢原本是美俄間的陳年官司,卻把中國推到新的風口浪尖。8月6日,中國外交部軍控司發言人對美國宣布繼續研發和測試陸基中程導彈一事表示擔憂,并針對美國國防部長埃斯帕宣稱将盡快在亞太地區部署中程導彈發出警告,強調中國不會坐視美國在該地區部署陸基中程導彈,一旦美國采取行動中方将被迫進行反制。

8月2日,退出《中導條約》當天,埃斯帕即出訪澳大利亞、新西蘭、日本、蒙古與韓國等亞太盟友與夥伴,并稱美國希望在亞洲部署陸基中程導彈。這已清楚地表明,中國将是脫離核軍控限制後的美國最重要對手。《紐約時報》網站8月1日撰文稱,美國今夏計劃試射的新型導彈不太可能用于對抗俄羅斯,相反,它們的首次部署很可能旨在對抗擁有強大導彈庫的中國,中國如今被視為比俄羅斯強大的多的長期戰略對手。

盡管美國退出《中導條約》是美俄重啟冷戰的必然結果,是美國尋求絕對軍事優勢的霸權行為,但美國的毀約也确實有國際力量多極化演進的因素,尤其是越來越多成員加入了彈道導彈與開發核武行列。對美國而言,它不僅要延續冷戰時期形成的軍事與核武優勢,更要遏制新興大國中國的軍力發展特别是彈道導彈打擊能力的快速增長。

小布什政府2001年退出《反彈道導彈條約》時就暗示中國等不受約束,稱該條約使其他核大國受益。2007年奧巴馬政府啟動亞太戰略再平衡,雖然沒有在核軍控進程上開倒車,卻于2016年9月決定将“薩德”系統引入韓國,直接威脅中國的戰略安全。相比之下,政治、經濟與安全重心遠在歐洲的俄羅斯所承受的壓力并不明顯。

特朗普執政後,美國将中俄并列為戰略對手和修正者、挑戰者,并強化美國軍力建設。然而,過去數年的動作表明,美國對中國的警惕與防範顯然已超越俄羅斯,因為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俄羅斯則跌落為二流國家。特朗普不止一次公開要求中國加入《中導條約》,盡管他承認在核武器數量方面中國比美俄相差甚遠。路透社稱,美國官員多年來一直警告說,中國建立的日益先進的陸基導彈部隊正使美國處于劣勢,由于這些美俄條約的存在,五角大樓無法與中國的導彈部隊競争。

7月16日,埃斯帕在參議院國防委員會作證時說,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後除了将加強導彈防禦外,肯定還将研制中程導彈以應對俄羅斯和中國挑戰。他還強調說,“中國多數導彈屬于中程導彈,如果某一天我們與之開戰,我們要确保自己有能力回應。”埃斯帕的副手諾奎斯近日也對參議院強調,中程導彈特别适合西太平洋戰區,因此,美國将研制這類導彈并加以部署。《美國之音》8月4日評論稱,美國退約能讓美國強化對中國的立場……美國的國防戰略已将中國列為首要目标。

然而,無論美國如何渲染中國威脅論,基本事實是,中國擁有的核武器隻是美俄兩國單獨擁核數量的零頭,中國從來沒有在境外部署過任何彈道導彈,中國更沒有像美俄那樣已在戰争中頻繁使用中程導彈。因此,美國在掌握絕對常規武器、戰略武器即核武器優勢的前提下,試圖将中國納入核軍控機制以便确保自身超級軍事霸權,既不公平也不現實。

美國退約後即開始動員澳大利亞等亞太盟國和夥伴接受部署陸基中程導彈,盡管澳大利亞首先加以拒絕以免傷害澳中關系,但是,美國畢竟已将“薩德”系統引入韓國并給中韓關系造成曆史性傷害。在美國力推亞太戰略、打造亞太版北約的既定政策驅動下,勢必壓迫更多亞太國家選邊站隊,進而給這些國家與中國的關系造成新困擾。

如果美國延續冷戰政策,在歐洲方向與俄羅斯展開新的軍備競賽和戰略威懾,在亞太地區部署中程導彈逼迫中國,勢必強化和升級中俄間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系。這一态勢不僅會讓美國自讨苦吃,還将使大國對峙态勢給整個國際關系體系與安全環境造成難以預料的破壞。(作者為著名國際問題學者、浙江外國語學院教授、“西溪學者(傑出人才)”)

見習編輯:李茜楠 主編:商灏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