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标簽

首頁宏觀正文

美聯儲降息48小時:美股一夜暴跌600點,警惕金融風險風聲再起

作者:肖君秀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8-02 21:30:42

摘要:美國連續發出兩大招數,将全球資本市場拖入黑暗中。在外圍市場變化無常之下,中國如何應對?

美聯儲降息48小時:美股一夜暴跌600點,警惕金融風險風聲再起

華夏時報(caifu38280.cn)記者 肖君秀 深圳報道

“不要恐慌!可惜隻有李大霄在寒風凜冽中奮力呼喊,聲音單薄但無比堅定……”8月2日,英大證券經濟學家李大霄在網上發文稱。

此前的一天,美國半夜驚魂,一夜蒸發3萬億,全球巨額财富灰飛煙滅。美股道瓊斯指數由漲轉跌大幅跳水,暴跌超過600點,收盤跌1.05%;國際油價暴跌8%左右,創2015年以來最大跌幅;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跌至近年新低;離岸人民币一度重挫700點;避險功能的金價則急速上拉2%……

“全球資本市場大幅震動,跟特朗普有關系!”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所所長李迅雷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打擊接踵而至。先是美聯儲宣布10年來首次降息25個基點不及預期,接着有消息稱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出新威脅,将對我國3000億美元輸美商品加征不超過10%關稅,全球市場聞聲暴跌。

美國連續發出兩大招數,将全球資本市場拖入黑暗中。在外圍市場變化無常之下,中國如何應對?

“目前一年期基準利率很低隻有1.5%,降息不大現實,下調存貸款利率的可能性不大。最近央行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利率并軌是央行的目标。當下的重點在于降低市場實際利率水平,尤其是降低中小微企業的融資成本。”李迅雷對本報記者表示,下半年貨币政策将在穩健基礎上保持流動性充裕,降準釋放流動性仍值得期待。

降息變成“利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美國掀起的風浪讓全球資本市場血雨腥風。

人民币資産同樣遭遇強大沖擊力,8月1日離岸人民币大跌近700點,A50狂瀉3%。8月2日,A股三大指數殺跌,開盤上證指數、深成指、創業闆分别跌1.63%、2.36%、2.16%。

這是A股連續第三天下跌,如果說特朗普發文導緻全球市場暴跌,那麼美聯儲宣布的10年來首次降息則是一次預演。

按照正常來說,降息利好資本市場,這一次卻是例外,成為一個大大的利空。7月31日,美聯儲宣布降息,美股調頭向下大跌,标普500指數、道瓊斯指數、納斯達克指數分别跌1.09%、1.23%、1.19%。對比可以看出,這個跌幅比8月1日幅度還要大!美國降息,全球市場卻并不領情。

國金證券分析師邊泉水将這次降息稱為“預防性降息”,因為并沒有獲得數據的支持,美國勞動力市場依然較好、通脹相對穩定、美股處于相對高位。

議息會議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有點語無倫次,先重申對美國經濟的正面看法,認為“勞動力市場維持強勁”“經濟增速溫和”,然後表示他并不認為這次降息是較長降息周期的開始,還說不排除未來再次加息的可能。

也就是說,這次降息隻是作為未來經濟惡化的“預防”,還不能說是降息周期的開啟。未來可能加息,也可能降息,要視經濟情況而定。降息的不确定性,使市場預期落空,直接導緻美股三大指數集體殺跌。

美聯儲降息,香港金管局也跟着降息25個基點,我國央行會否跟進?

聯訊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李奇霖認為,對于我國來說地緣環境短期呈現加速惡化,經濟周期仍處在最差的象限,中美利差依然存在限制。

事實上,央行自7月23日以來暫時停掉逆回購操作,并沒有釋放降息前期的“動作”,而是靜觀其變,保持淡定。從這一點來看,央行這次并不會跟随美國降息舉動。

當下,我國流動性合理充裕,但中小企業融資渠道需進一步疏導,實際利率有望進一步引導下行。同時,中小金融機構流動性管理有待加強,以對中小企業金融支持效率提高。總之,我國貨币政策在數量和價格上,強調的是定向支持、精準滴灌的思路,以解決經濟與就業的壓力,現階段全面降息、降準的可能性并不大。

7月31日,央行宣布為改善小微和民營企業融資環境,決定增加支小再貸款額度500億元,重點支持中小銀行擴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信貸投放,發揮精準滴灌作用,引導降低社會融資成本。

截至2019年6月末,全國支小再貸款餘額為2267億元,同比增加1323億元,創曆史新高。

雙重沖擊波背後

一面是美聯儲降息,一面是威脅對3000億美元的中國貨物加征關稅。本來是一多一空,現實卻演變成雙重利空,将全球資本市場拖入黑暗。

“美聯儲降息是為了提振經濟,對美國經濟是有利的;對特朗普也是有利的,可以獲得更多的選票。”在李迅雷看來,随着美國2020大選民主黨初選進行,美國政策也會與選舉息息相關。

貿易摩擦将成為降息“誘因”。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認為,下半年美國經濟仍存在減速風險,若貿易摩擦未現明顯緩和,美聯儲還有可能進一步降息。

貿易摩擦風聲再起,一天之間,國際投行對下半年降息預期開始重新點燃。高盛認為,美國新一輪關稅使風險向進一步降息傾斜,其最新報告中稱,美聯儲9月份降息25個基點的可能性有70%,降息50個基點的可能性為10%,維持息率不變的可能性則為20%。原本預期分别為55%、5%及40%。

摩根士丹利在最新報告中表示,預計今年會進一步降息25個基點,但現在看來10月的可能性比9月大,因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似乎準備等待進一步的證據,證明下行風險正在打壓經濟并抑制通脹。

在李迅雷看來,美國經濟沒有想象的差,應該未來還會再降,如果中美貿易摩擦繼續擴大,降息步伐還會加快。

美國的降息預期再次升起,特朗普獲得更多選票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

“貿易摩擦會拖累經濟,對選舉帶來不利,不過農産品問題如果達成協議,對其選舉肯定是有利的。所以從另一方面來說,加征關稅、對我國強硬,其也可以争取一部分選民。”李迅雷說。

8月1日,商務部召開例行新聞發布會,商務部辦公廳副主任、新聞發言人高峰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7月19日以來,一些中國企業,包括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就采購新的大豆、棉花、豬肉、高粱等農産品向美國的供貨商進行了詢價,根據市場條件,已經有一批農産品采購成交。

警惕金融風險

目前,市場擔心的是,3000億美元出口商品如果加征關稅,會對經濟形成多大的影響?

光大證券策略分析師謝超稱,按照經濟與合作發展組織(OECD)等各方測算,如果美國對中國全部5000億美元的輸美商品加征25%的關稅,或将影響中國GDP增速約0.5-1個百分點,粗略折算,如果對剩餘30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10%的關稅,對GDP增速的影響或在0.2-0.4個百分點。

謝超認為,本次新加關稅為特朗普“以戰促和”的進一步措施,是一種大博弈策略,不宜理解為修昔底德陷阱或者進一步滑向“新冷戰”,無需過度恐慌。這樣一種做法,恰恰反映特朗普對在其本屆任期内達成中美貿易協議的意願比較強。

一句話,美國掀起的貿易摩擦,最終比的是誰更抗壓。

今年上半年,我國外貿進出口總值14.67萬億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長3.9%。其中,出口7.95萬億元,增長6.1%;進口6.72萬億元,增長1.4%;貿易順差1.23萬億元,擴大41.6%。再看6月份,我國進出口總值3747億美元,下降4%。其中,出口2128.4億美元,下降1.3%;進口1618.6億美元,下降7.3%;貿易順差509.8億美元,擴大24.6%。

李迅雷認為,2019年我國出口總體上來看疲弱,一季度出口強勢增長有“搶出口”的因素,二季度出口放緩,全球經濟增速下行出口偏弱。“我一直認為貿易摩擦事小,金融風險事大,不是在貿易問題上,而是在金融問題上。”李迅雷表示。

前段時間,個别中小銀行和中小金融機構出現了短期流動性的困難,銀保監會及時采取措施化解風險,需要警惕的是,未來仍要防止類似情況再次出現。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會議強調堅持推進改革開放,堅持宏觀政策要穩、微觀政策要活、社會政策要托底的總體思路,統籌國内國際兩個大局,統籌做好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保穩定各項工作,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

市場認為,上述會議再提全面做好“六穩”工作,“防風險”仍是下半年工作之一,同時把握好風險處置節奏和力度。

責任編輯:徐芸茜 主編:秦嶺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