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評論正文

英伊鬥法一時熱鬧 美伊博弈仍為關鍵

作者:馬曉霖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7-31 19:58:10

摘要:美伊軍事制裁問題未落,英伊扣船事件又起。馬曉霖稱,英國與伊朗的當下矛盾與摩擦是階段性的,且可以通過磋商解決;美國與伊朗的博弈才是不可調和的,也是決定波斯灣戰争與和平的關鍵所在。

英伊鬥法一時熱鬧 美伊博弈仍為關鍵

馬曉霖

7月29日,伊朗與俄羅斯宣布,兩國将于年底前分别在印度洋、莫克蘭水域、霍爾木茲海峽和波斯灣舉行聯合軍演。這一計劃表明,在美國動員更多盟友加入對伊朗軍事施壓之際,伊朗也在加強同準盟友俄羅斯的軍事合作以便拆解壓力。盡管近期美國與伊朗的緊張對峙稍微降溫,英國與伊朗的扣船紛争及護航與反護航較量上升為大熱點,但是,考慮到英國現階段的外交重點、軍事實力及與美國的伊核政策差異,英伊矛盾不會激化為直接軍事沖突,美伊博弈依然是影響波斯灣安全與穩定的關鍵所在。

彼此扣船,英伊相互報複合理“碰瓷”

英國與伊朗的矛盾突然激化多少出人意料,其導火線看似與伊核危機無關,實際卻是波斯灣危機的外溢。随着英國加強乃至主導歐洲國家在波斯灣護航,英伊摩擦的風險在加大。

英國《衛報》網28日援引國防部聲明說,第二艘英國軍艦即45型“鄧肯号”驅逐艦已抵達波斯灣,并與先前到達的“蒙特羅斯号”護衛艦護送英國艦船穿越霍爾木茲海峽。自上周英國皇家海軍領受護航任務後,“蒙特羅斯号”已護送35艘懸挂英國旗幟的船隻通過霍爾木茲海峽。

英國繼美國之後向波斯灣派出海軍護航并呼籲組建由歐洲國家為主的護航編隊,盡管主觀上是為了确保國際商船及石油運輸線安全,與近期英伊扣船紛争有關,但是,客觀上卻積極回應了美國敦促盟國聯合巡航向伊朗施加軍事壓力的立場,因此,必然引起伊朗反感與反制,進而惡化雙邊關系并使波斯灣局勢更加複雜。

7月4日,裝載着200萬桶原油并駛往叙利亞的伊朗超級油輪“格蕾絲1号”在地中海水域遭英國軍艦攔扣,随後被移交給英國海外領地直布羅陀當局。英國稱該輪涉嫌違反歐盟針對伊朗盟友叙利亞的貿易禁運條例。伊朗外交部當即召見英國大使強烈抗議并要求釋放該輪。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将領也威脅報複這一“海盜行為”,稱如果英國不釋放伊朗油輪,德黑蘭政府有責任扣押一艘英國油輪。

伊朗随後兩次對英國扣船行動還以顔色。11日,3艘伊斯蘭革命衛隊巡邏艇在霍爾木茲海峽水域試圖攔截“英國傳統号”油輪,最終被護航的“蒙特羅斯号”警告驅離。19日,直布羅陀當局“最高法院”裁定延長“格蕾絲一号”扣押期,進一步激怒伊朗。幾個小時後,伊斯蘭革命衛隊海軍扣留通過霍爾木茲海峽的英國油輪“史丹納帝國号”及23名船員。

20日,革命衛隊公布錄像資料顯示,其武裝人員通過直升機空降至該油輪甲闆進而對其加以控制。伊斯蘭革命衛隊還警告現場試圖救援的“蒙特羅斯号”不要插手“以免讓自己置身危險境地。”當天,伊朗還短暫扣留另一艘英國油輪“邁斯達爾号”,并在登船檢查後放行。

英國與伊朗随後圍繞扣船事件展開輿論戰。英國外交大臣亨特稱“無法接受”伊朗的“敵對行為”,警告事件如果得不到迅速解決“将産生嚴重後果”。亨特強調,英國必須采取行動,确保船隻在霍爾木茲海峽的安全,英國還将尋求建立由歐洲主導的“海上保護團”,護航進出波斯灣的船隻。英國還威脅将凍結伊朗資産,并推動聯合國和歐盟重新制裁德黑蘭。

伊朗政府24日緻信聯合國安理會稱,“史丹納帝國号”撞上一艘小型漁船并重創部分船員,但“史丹納帝國号”事後沒有回應漁船求救信号和伊朗有關部門的無線電通信,而是關閉應答器,危險地改變航向逆向行駛。因此,伊斯蘭革命衛隊及時進行幹預。伊朗“告狀信”還稱,扣押行為符合國際法規,對于維護霍爾木茲海峽戰略通道安全及海上秩序是必要的。

考慮到伊朗與英國在維護伊核協議的完整性和延續性上存在高度共識,并正在磋商如何打破美國退出而造成的困境,伊朗無意将事态擴大,于是提出“交換船隻”動議。24日,伊朗總統魯哈尼暗示,如果英國釋放“格雷斯1号”油輪,德黑蘭會考慮釋放“史丹納帝國号”油輪。魯哈尼強調伊朗不尋求軍事沖突,但也絕不允許伊朗在重要航道的安全受到威脅。他表彰革命衛隊扣押“史丹納帝國号”的行動“很專業、很勇敢”。魯哈尼還重申,伊朗“不尋求與一些歐洲國家保持緊張關系。如果他們遵守國際框架,放棄錯誤行動,包括在直布羅陀的所作所為,他們将得到伊朗的相應回應。”

26日,伊朗在境内發射一枚射程為960公裡的“流星3”中程導彈,美聯社稱此舉是對要求限制伊朗武器計劃的美國特朗普政府的蔑視,也表明伊朗打算進一步抵制美國制裁。随後,伊朗又宣布與俄羅斯舉行多地聯合軍演,表明伊朗不準備輕易退讓,而且還有俄羅斯做後盾。這個信号,既是發給美國的,也是發給英國等美國西方盟友的。

動員護航,倫敦夢想光複“全球英國”

27日,伊朗外長紮裡夫發表網文稱,特朗普在美軍無人機被擊落後取消對伊朗空襲,轉而尋求将英國“拖下泥潭”,試圖加劇美國盟友與伊朗的緊張關系。他警告說,“隻有審慎與遠見才能阻止(美國)這種伎倆。”

但是,英國拒絕伊朗提出的換船建議。英國新任外交大臣兼首席大臣拉布29日對天空衛視稱,英伊雙方互相扣留油輪的做法“不對等”,英國不會釋放伊朗油輪而換取本國油輪的自由。他同時警告伊朗想要“走出黑暗”,必須遵循“國家法規”并釋放“史丹納帝國号”。

美國深感靠一己之力在波斯灣對伊朗進行軍事壓制很難奏響,一旦引發戰争代價極大,因此,近期陸續由軍事将領放風呼籲與盟國建立共同護航機制。英伊互相扣船事件給美國推動這一新聯盟提供了新口實與新動力,也着實動搖了西方盟國的消極态度。

據共同社報道,本月25日,美國政府在中央司令部所在的佛羅裡達州坦帕軍事基地召集60多個國家舉行第二次閉門會議,介紹霍爾木茲海峽及周邊安全狀況,動員盟國在自願基礎上加入美國領導的“哨兵行動”護航計劃。

德新社稱,受英伊摩擦刺激,英國已提出組建歐洲部隊在霍爾木茲海峽開展護航,并獲得法國、意大利、荷蘭和丹麥等國的明确支持,德國、西班牙、瑞典和波蘭也表現出興趣。根據英國提議,這項聯合護航行動将不在北約和歐盟框架之下,而是由英法聯合指揮開赴波斯灣。英國這一構想可以理解為,正在脫離歐盟的英國既不想高舉歐盟大旗,也不想受制于北約而為美國驅使,避免進一步刺激伊朗,還能凸顯英國大國地位和影響力,為脫歐後的英國積攢大國籌碼。

觀察家們注意到,随着英國脫歐大勢已定,英國在軍事上也在逐步強化建設并擴大活動範圍,以便重新作為獨立一極在全球發揮大國作用。基于此,去年2月,英國一度宣布派遣最先進的戰艦和一個F-35戰鬥機群前往太平洋首航,第一次直接介入萬裡之外的南海争端,其理由也是“維護國際法”。在這次英伊危機中,英國作為域外國家在地中海扣留伊朗油輪,并追随美國護航波斯灣,都開啟近期歐洲國家海上軍事行動先例,也凸顯英國鎖定“全球英國”軍事角色的意圖。

從理論上說,英國對卷入波斯灣沖突的顧慮要少于美國,因為它在中東沒有太多戰略資産需要保衛,可以與伊朗進行一次說打就打,打完就撤的局部海戰,但是,英國海軍現狀又讓倫敦信心不足。耗資31億英鎊的最新航母“伊麗莎白女王号”航母2020年才能投入使用,現役13艘23型護衛艦中的6艘,以及6艘45型驅逐艦中的3艘,則長期處于維修狀态,勉強湊齊一支沒有航母保障的輕型艦隊難以完勝伊朗海空軍及岸防部隊。因此,英國始終不敢對伊朗進行軍事威懾,隻能狐假虎威地配合美國,或者結伴壯膽地拉歐洲夥伴共下波斯灣。

當然,盡管約翰遜崇拜特朗普,但是,英國當務之急是處理脫歐難題,英美在國家利益、外交政策上也頗多分歧,英國尤其在意維護伊核協議的合法性和延續性,至多不滿伊朗威懾式的退圈行動,而不會輕易追随美國成為第二個抛棄伊核協議的大國。因此,英國與伊朗的當下矛盾與摩擦是階段性的,且可以通過磋商解決;美國與伊朗的博弈才是不可調和的,也是決定波斯灣戰争與和平的關鍵所在。(作者為著名國際問題學者、浙江外國語學院教授、“西溪學者(傑出人才)”)

見習編輯:李茜楠 主編:商灏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